Posted in Politics

2020年美国大选观察

首先,我先表明我的立场:我认为川普赢得了这次美国大选。

其次,我要指出,作为一个肉身还在中国的中国公民,公开(实名)支持川普是极其危险的行为,一方面是会被各种极端人士给网暴,另一方面是意识形态为当局所不容。我会尽量规避极度敏感的信息,以求得些许安宁。

为何这次我必须站出来讲几句呢?所谓士可杀不可辱,我们不能对行而有之的现行犯熟视无睹,那样的话,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是帮凶。

早在11月初大选刚结束的时候,我便在微信朋友圈表达了对川普的支持,我相信他会赢得最终的胜利。这次写文章,除了舒缓一下压抑的心情,更重要的是在将来,我希望别人会知道我是支持川普的。如果川普最终成功连任,那么在川普连任前便支持川普就会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而不会被别人说成见风使舵,被说成“其实媒体宣布拜登当选那一刻你也是支持拜登的吧!”。

或许会有人认为,一个中国人何必关心美国的政治事务,但是这么想绝对是大错特错的。美国作为当今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它的一举一动影响着全世界的发展。美国未来采取何种路线,对全世界来说是必须要关心的事情。西方世界看似有各种集团、组织、协定,但核心支柱仍然是美国,就连英国都靠不住。欧盟目前更是深陷泥潭。因此,关心美国的大选,就是关心这个世界的未来,关心每个国家、每个人类的未来。

首先要指出的是,本次美国大选的确存在大量舞弊行为,这一点已经经由纳瓦罗的报告予以总结。目前存在的问题是,美国的主流媒体和美国的有关部门从大选之夜开始便拒绝承认任何的关于大选舞弊的报告、作证、诉讼,并强行将总统认定为拜登。这是令人极度愤慨的,恐怕任谁也不会想到美国会沦落到如此地步。中国国内的极端人士也一样刻意抹煞选举舞弊存在的事实,视而不见、置若罔闻,转而攻击川普的支持者造谣、诽谤、反智。

此外,中国国内的极端人士抛出一种看似很有道理的说辞:川普实在是太讨厌,以至于美国人都将选票投给了拜登。然而,根据最后大选的结果来看,川普获得了破纪录的7400万张选票,这是历任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之最,也是历任美国在位总统连任竞选之最。在这种破天荒的得票纪录面前,川普不得人心的谎言不攻自破。之所以这种“转移投票说”有市场,是因为无论是美国国内的主流媒体,还是中国国内的媒体,有意、无意地长期渲染川普不得人心,惹得美国人怨声载道的刻板印象,因此这种说法才获得了广泛的采纳。

至于另有一部分相对理性的中国人认为,川普确实政绩、为人都不错,就是疫情挡道,才让他无法连任。其实这种说法是很有问题的,如果认真考察美国的真实民意,不难发现防疫只是主流媒体和民主党口中的一个靶点,实际上美国人民主要关心的还是经济方面的问题,防疫大概只能排到四五位的样子。此外,纵观西方各国,防疫水平都差不多,这是因为西方一直崇尚民主自由,政府实际上难以做到完全的封锁、隔离。加之美国是联邦制,总统职权更加有限。同时,如果认真梳理疫情至今的时间线,我们会发现川普的表现甚至说很亮眼,反倒是民主党从中作梗,一直唱反调,一会儿拒绝封城,一会儿又指责川普搞垮了经济,总之责任全在川普而不在他们身上。最后,即便中国在2020年年初采取了强有力的封锁手段,但是依然无法彻底阻挡病毒的传播,就在本文撰写的时候,中国各地又传出了疫情消息。

而且,拜登以8100万张选票击败川普的7400万张选票堪称天方夜谭。这就好比一个运动员打破了自己保持的世界纪录,却被同时参赛的另一个运动员打破了自己刚刚创下的新的世界纪录,那么,这个运动员的实力该强大到何种地步?请问拜登的实力有这么强吗?

川普虽然在主流媒体的形象一直不佳,被描绘成一个粗鲁、恶俗、无理、反智之人,但是通过我们对川普四年来执政政绩的分析,可以发现川普这个人非常靠谱,政绩十分亮眼,在历任美国总统中肯定是可以排得上号的。

如果我们仔细找寻卸下媒体恶毒滤镜的川普的视频,则会发现川普是一个非常棒的人物,用英文来说就是nice guy。实际上,在川普竞选总统之前,几乎所有人都会说川普是一个nice guy,但是自从竞选总统之后,川普就变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什么贬义词都往他身上套用,这显然是不符合常识的。更不用说以实际结果来看,川普根本不是主流媒体长期渲染出来的那样丑恶的人。

反观拜登,虽然被主流媒体不遗余力地渲染为一个nice guy、老好人,但很可惜,他真的拿不出什么亮眼的政绩,以至于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吹不出什么花来。美国人民直接用“47年对比47个月”来讽刺拜登,可见拜登在政治上毫无建树。拜登更被广大美国人民挖出各种黑历史,而这些黑历史杀伤力非常大。

我们都知道,川普也有黑历史,但那是川普从政之前,性质也谈不上多恶劣,而且川普基本都承认、道歉过。而川普从政之后,则比以前稳重很多,口无遮拦的情况大大减少。他的对手们想尽办法捏造各种门事件,都以扫兴而归,结果只有劳民伤财。我们不能说川普是一个绝对清白的人,但至少他是一个比较清白的人。而拜登就不同了,作为一个职业政客,拜登在各种各样的公开场合以政治家的身份公开嘲讽、斥责黑人、老人、工人、记者等,这些都有视频为证,根本无需多言。

就是这样一个从政47年毫无政绩的人,就是这样一个充满政治黑历史的人,就是这样一个因为在奥马巴任上被美国人民抛弃从而让川普上台的人,就是这样一个在竞选前被爆出儿子丑闻的人,就是这样一个竞选集会门可罗雀的人,竟然打败了破历史记录的川普,硬生生多出了700万张票,世上还有比这更匪夷所思、更魔幻的事情吗?咱们别的不说,川普搞竞选集会的时候,那人山人海的场面,又如何是拜登可比的?当然,拜登团队狡辩说因为拜登主张防疫,所以不建议支持者前往现场参加集会,以免传播病毒。这当然听起来很有道理,但实际上就算让拜登的支持者们都出来,也不可能有那么大的排场。

再让我们看另一组数据:奥巴马最辉煌的时刻是2008年大选,那年他赢得了6900万张选票,是当时美国历史上得票最多的总统候选人。而到了2012年连任大选,就只剩下了6500万张票,原因是执政4年后美国人民对奥巴马的能力表达了忧虑,他不过是一个口才极好的政客罢了。又过了四年,2016年希拉里接替奥巴马竞选,宣传机器开足了马力,使出了浑身解数,各种人设都用上了,也不过赢得了6500万张选票,和2012年的奥巴马得票差不多,实际上是宣告了民主党的失败(因为按照人口增长趋势和年轻人更倾向于民主党来说,4年后的得票总数应该上升才算是保持了水准),也促成了川普的上台,因为美国人民对政客已经不买账了。

然后到了2020年,川普交出了令人满意的成绩单,群众支持度依然不减,取得了7400万张的破纪录的选票,而此时拜登却获得了8100万张选票,这可能吗?实际上民主党的铁盘是很稳固的,但也就在几千万人,而且大部分美国人年纪越大越偏右一点,所以实际上4年下来川普的铁盘反而应该更稳固。结果川普和拜登的铁盘都呈现爆发式增长,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很多人认为,2020年大选异常火爆,因此双方铁盘皆有增长。然而,说到这个就更加佐证大选舞弊的存在。2020年大选整个注册选民是1.5亿人,投票率即便如澳大利亚强制投票,不投票会被罚款,也不过92%的投票率;历年美国大选投票率基本都在50%左右,而这次美国大选的投票率是多少呢?8100万加上7400万,超过100%!不用说,肯定选票有作假,而且是大批量造假。从大选后各郡县统计的投票结果来看,很多郡县的投票率超过100%,而且投票的总票数也远超所在郡县的注册选民数。

总有人问有什么实锤证据,先不说纳瓦罗报告总结的那些证据,就我上面说的那些,至少说明是存在作弊的。那么是谁作弊了?不好意思,到目前为止,我没有看到日常抹黑川普的主流媒体讲过川普作弊,而是看到关于拜登作弊的大量证据,因此很明显,是拜登作弊了。

联想到大选之夜的暂停计票,到后来拜登票数疯狂地往上涨,这一切都说得通了。用专业术语来说这就是典型的“灌票”。如果还有谁在这些基于常识就可以推断出来的结论面前仍然狡辩不存在舞弊,那么那个人才是真反智(或者收了黑钱)。

充当民主党打手的美国主流媒体,名声是彻底臭了。《The Washington Post》于2017年推出了全新Slogan,叫做“Democracy Dies in Darkness”,现在仍然显示在官网和报纸的印刷版上。2017年的“超级碗”上《The Washington Post》展示了这个全新的Slogan广告,虽然广告本身拍得还算不错,但截至本文发稿,该视频收获了13K个点赞和10K个点踩。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大家都看得清楚,正是《Washington Post》等主流媒体将美国的民主制度给摧毁了。你可以选择你的政治立场,但是不能睁眼说瞎话甚至捏造假新闻,这就是非常无耻且下流的手段。这些媒体整天除了造谣抹黑川普,就是拒绝报道任何关于大选舞弊的消息,甚至强制中断身为总统的川普的白宫讲话。

这次大选,美国华人的心态也很有意思,无非是支持川普还是支持拜登。最后看下来,靠自己努力打拼在美国立足的华人基本都支持川普,而骗绿卡、混低保的华人普遍支持拜登。另外有一些人是被主流媒体长期洗脑,对川普形成了刻板印象,觉得川普反智、歧视少数族裔,因此去支持拜登,我不能说这些人这样做就是错的,但至少他们非常不理智,被民主党欺骗玩弄了。

一位美国华人的看法

至于美国人当中当然也是分两派,但是尤其要讲讲白左一派。虽然在很多人心里白左和圣母划等号,但远不止如此。白左整天正事不干,游手好闲,专门掺和一些莫名其妙的社会议题,立场飘忽不定,不讲逻辑、事实,喜欢白嫖社会福利。比如这次大选,一贯支持民主党的白左就不用提了,倒是一些整天骂骂咧咧的看似右翼的人也投了拜登,别人问为什么,他就乐呵呵地说“咱们美国制度好,保障好,换谁做总统都一样,变不了天,我对参众两院和宪法很有信心”。白左之所以能坐在这里大言不惭、自得其乐,是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他们的父辈留了多少血才换了今天。所谓Freedom is not free,就是这个道理。

而对于中国国内的人来说,无非也是两派,一派支持川普,一派支持拜登。本来一开始当局尚未介入,因此双方势均力敌,你能在网上同时看见支持川普和支持拜登的声音。但是自从外交部表态拜登是获胜者后,支持川普的声音就被打压了,因此只能看见大量攻击、抹黑川普的言论,对拜登大唱赞歌。而那些对拜登唱赞歌的国人,要么对拜登抱着中美友好的妄想,要么就是希望拜登赶紧打开国门好让他们早日移民美国。

文章写到这里,我还没说为什么我不支持拜登。其实原因很简单,拜登当选,对美国和中国都是一场灾难。

川普执政时的美国,讲究内敛,以巩固美国国内发展为基石,全面提升美国的生产力水平,也就是所谓的美国优先。虽然川普退出各种国际组织,但真正的原因是美国缴纳巨额会员费支持那些国际组织,但美国在这些国际组织里面没啥存在感和利益,反而被各种威胁、拖累。最典型的案例就是这次WHO在疫情处理方面对美国来说存在重大失责,而联合国对朝鲜的制裁也一直是一纸空文。那么,美国总统做出退出或者威胁这些国际组织的决定是理所当然的,不但省下一大笔费用,也可以让美国重新审视自我,把焦点放在真正有用的地方。真正强大的国家,就算不加入国际组织,世界仍然要在乎它的分量、它的国内政策,又何必浪费时间、精力、金钱、资源在那些没用的事情上呢?

而因为巩固内政的政策,美国的经济表现异常强劲,美国人民的聪明才智得以发挥,追求幸福和自由的权利得以保障。就在大选前夕,盖洛普进行了问卷调查,询问美国人是否觉得自己比四年前活得更好,有56%的美国人认为自己活得比四年前更好,这一数字打破了历史记录,是历任美国总统之最。

而拜登则继续延续奥巴马的老一套,搞全球化、搞对外扩张,究其原因,川普主张藏富于民,而拜登要供养这、供养那,削减美国国内的生产积极性,最后财政一定会没钱用。没钱用那就到处抢劫,所以必然会对外进行战争,而美国的军事实力又是世界最强,所以世界会陷入灾难之中。这是民主党一贯的伎俩,历任民主党总统大多发动过各种各样的战争,十分好战。川普则不同,是美国近百年来唯一一个在位四年未发动对外战争的总统,更促成了中东和平。

实际上,川普不仅因为其政策得到了美国爱国者的支持,也激发了全世界各地人民对建设和改变自己国家的热情、勇气和决心,这点可以从来自世界各地的、以各种语言文字发出的对川普的支持得到佐证。而这次川普以其坚定的信念捍卫民主共和制度,再一次将这种理念推向了高潮,赢得了世界各地人民的热烈拥护。

但显然,美国来到了最艰难的历史时刻。

虽然川普各方面都像极了里根,但是其处境远比里根艰难。里根在当上总统前早已是熟稔的政治家,但是川普则完全是政治素人。里根虽然一样要对付苏联,但是苏联当时并未渗透进美国,因此里根的竞选有着压倒性的优势,美国的保守派是绝对主流的价值观,1984年的连任竞选全国地图几乎全部是共和党的红色。再看如今的美国大选,民主党有着一定数量的铁盘,甚至不惜动用舞弊的手段。民主党甚至要求在未来四年引入大量移民,而这些人毫无疑问支持民主党混吃等死的政策,这样一来民主党不用舞弊都能轻松获胜。

但归根结底,谁当选并不重要,谁的政治主张更激进、更邪恶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大选必须公平、公开、公正,这是一切的基石。如果这次舞弊无法肃清,美国的大选就毫无公信力可言,美国的民主共和政体也就名存实亡了。

川普作为一个政治素人,作为一个曾经的商人,或许有他的顾虑。他一直强调遵纪守法,一直强调司法会捍卫大选的公正,但是我们看到的却是无论是行政还是司法体系都完全不作为。古往今来,成大事的政治家几乎都有残酷的手腕,为了保证政策的贯彻执行不惜栽赃、清洗对手。川普或许不想走到这一步,但每每想到楚汉之争,君子斗不过小人也是家常便饭。

川普几十年来一直在向大众诉说着同样的理念,最终将理念变为现实,自己亲手去实现它,但阻碍重重,甚至引发了这次历史上最严重的舞弊事件,堪比政变。遥想孙中山革命数十年,最后也不过抱憾而终。

当初孙中山总结革命失败的经验,要求国民党党员必须向他宣誓效忠,引起了黄兴等人的不满,认为孙中山背弃了革命理想,变成了独裁者。但历史告诉我们,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倘若没有紧密的组织联系,确实一盘散沙。蒋介石到台湾后反思自己失败的原因,认为是自己太过于相信别人,心慈手软,导致身边间谍太多,所以展开大清洗和戒严,才得以继续在台湾苟延残喘几十年。虽然蒋介石的失败原因并不单单如此,但无疑是主要因素之一。所以搞政治如果仅有一腔热血是行不通的,因为政治的本质就是调节权力和利益的分配,必然要与诸多利益集团进行斗争。没有杀伐果断的政治斗争手腕,光靠纸面上的法律文书制度,是难以立足的。

如今美国内政困难重重,民主党领导下的蓝州在政治、经济、文化上全面衰竭、变异,连硅谷都出现大变动,纷纷跑路德州。就算蓝州已经到了如此地步,民主党集团仍然死不悔改,妄图通过操纵大选上位翻盘,将美国和全世界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川普最终能否胜出,我不清楚,但历史会记住这个时刻,记住在这个时刻每一个愿意挺身而出的人们,他们以义无反顾的勇气,推动人类文明向正确的道路前进。

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