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Comment

2008-2018:互联网创业的黄金时代(持续更新)

2008年到2018年,喧哗躁动的这十年,史称互联网创业的黄金时代。

乘着移动互联网的东风,各路好汉粉墨登场,各显神通。

到处都是以小博大的江湖传说。超低成本的投入,绝高的资本回报,还有比这更让人激动的吗?一个年收入一百万的公司,估值竟然能到上亿,着实疯狂。

之前的故事我们不必多说,经历过那十年的人都能说上几句,可谓妇孺皆知。而这些故事,从共享单车开始便变得不同。

共享单车扎堆产生的那一年,是最后的疯狂。

那个时候,创业者和资本都愁于市场的饱和以及缺少机会,突然,他们看到了共享单车。共享单车的门槛之低,给与他们很大的刺激。而滴滴的成功,又让他们觉得O2O和共享经济是一个光明的未来,于是他们一股脑地投入到共享单车的创业中去。

共享单车门槛创业之低到什么地步了呢?

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属于典型的理想主义者,他相信自己可以通过努力改变命运。他考上大学,却又觉得没有意义,毅然退学。退学后什么都干过,什么都尝试过,也什么都失败过。互联网的各种模式他都有接触。这一次,他看准了共享单车的机会,投入进去,当然,他也是最早倒下的人之一。他自嘲命运对他不公,但其实,这是一种无法违抗的命运,就算是逆天改命的罗永浩,现在不照样要凉了吗?

所以共享单车的门槛的确是低,但是后期投入大大超过资本的预料。

主要问题在于押金的使用上。

押金到底该不该使用并用于投资,这是一个有争议的事情。也许在发达国家,押金不准挪用是有正当理由的,但是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在资本和条件都缺乏的情况下,通过押金达到吸储的效果,然后把押金用于再生产,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只要能够及时偿付。

而问题就出在这里:小的公司咱们不谈,风险本来就高,消费者应当有一个清楚的认识;但是稍微有点规模和背景的共享单车公司,一般是不会连押金都无法偿付的。然而,随着央视通篇累牍地报道,给消费者造成很大的恐慌,造成了挤兑现象,一时间倒闭数家共享单车企业。随后国家出台了管理办法,禁止共享单车挪用押金,终于卡住了创业者们的喉咙,连话都说不出来。

宣称自己是业内唯一一个从未挪用过押金、被用户赞誉为最好用的共享单车的小蓝单车,却是因为搞了一个政治敏感的活动,遭到官方的无情封杀。创始人李刚抱憾离场,说他对不起所有相信和支持他的人。这凸显了政府监管对市场的巨大影响。

至此,市面的主要玩家几乎只剩下摩拜单车和OFO小黄车,而就在这个月,OFO小黄车也凉了。

共享单车最火的那阵子,被官方盛赞为新四大发明,一副繁荣的景象,骄傲地走向全球。虽然当时就有人提出质疑,但是这些人通通被视为敌对分子。随着中美贸易战拉开序幕,中兴芯片事件被推到公众的视野,大家才纷纷醒悟,原来所谓的新四大发明,不过是一个笑话。

接下来共享单车的命运如何,基本也八九不离十。我们能知道的是,为期十年的创业时代结束了。

2018年是终点。

而在这个终点,出现了一部反映互联网创业故事的《创业时代》,为这个时代画下了“完美”的句号。

之所以说是“完美”,是因为它已经烂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而这种恶心的感觉,也正是当下处于煎熬之中的创业失败者们的真实写照。

而这部剧,也是中国影视行业的一个集中反映。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无限朱门生饿殍,几多白屋出公卿。”

那么,低谷之后还会不会有高潮呢?冬天来了,春天还不会到来呢?

《三体》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话是:

“太阳快落下去了,你们的孩子居然不害怕?”

“当然不害怕,她知道明天太阳还会升起来的。

但如果太阳真的无法升起,该怎么办呢?

杜甫有诗云:“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但愿如此。

然而,杜甫也曾留下“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的千古名句。

“国破山河在,今后怎么办?”

我亦无知。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Python

Some interesting things about Tuple in Python

1.

The contents in Tuple cannot be changed. But if there is something changeable in Tuple, it can be changed.

Example:

t = (“a”, “b”, 1, False, [1, 2, 3])

t[4][0] = 6

print(t)   ### (“a”, “b”, 1, False, [6, 2, 3])

2.

If there is only an element in  tuple, like (1), you should plus a “,” after it, like (1, ). Why?

Because in python, (1) will be recognized as the whole number 1 in maths, so be careful.

Posted in Impression

为什么中国出不了乔布斯

去年完整地看完了五十多万字的中文版《乔布斯传》,惊奇地发现我竟与乔布斯有许许多多相似之处,后来看完费曼自传《别逗了,费曼先生》,更是充满了这种感觉。

我无意于去自我吹嘘可与乔布斯一争日月,世上也从来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但是自乔布斯逝世以来,中国一直有一个声音,那就是中国的乔布斯到底在哪里?中国又到底会不会出现乔布斯?

实际上,纵观乔布斯的一生,不可谓不是传奇。乔布斯尽管遭遇了被生父母遗弃的人伦悲剧,但是遇到了非常疼爱他的养父母,视如己出,乔布斯也非常感恩地认为他们才是他真正的父母。乔布斯的父亲教会他工匠的精神,他的母亲则温柔贤淑。他们为了乔布斯的生活非常努力,尽管他们本身并不算很富裕。后来他们供乔布斯上了昂贵的里德学院,而这完全是乔布斯固执地要求,可是他们还是给予了很大的支持。乔布斯后来回忆他早期的人生经历,他认为里德学院的经历是非常宝贵的。乔布斯养父母搬家到硅谷,也是为了给乔布斯更好的环境,而那时的硅谷正在发生人类史上的巨变:大信息时代由此开始。这本来已经是非常凑巧的事情了,可是更加凑巧的是,IT史上的传奇天才工程师沃兹·尼亚克和乔布斯是街坊邻居,当时正在惠普上班。于是两个传奇就见面了,苹果也随之诞生。可是这两位传奇组合,也是传奇中的传奇,一个只专注于技术上的创造而完全不会想着做生意赚钱,一个关注成品的美学并极力主张把产品拿出去卖,这两个人的相遇和组合真乃一个极小概率的事件。尽管后来二人分道扬镳,但是沃兹承认,没有乔布斯,就没有后来的他,更不会有苹果,乔布斯的理念是他完全不曾拥有的。应该来说,自苹果品牌创立伊始,乔布斯就走上了一条快速发展的绿色通道,顺风顺水。

那么可以说,如果乔布斯的早年无法成功创立苹果,他的人生可能就是一个打工族,而从苹果这个品牌的诞生来看,人生需要许许多多的机遇,然而机遇本身,也是时代和社会环境所造就的。乔布斯放荡不羁的性格,是美国包容自由的社会环境造成的。而90年代后的中国,可以说是自由的,但是也可以说是不自由的。乔布斯养父母的支持在中国父母上一样可以得到,但是理念却截然不同:乔布斯的父母注重乔布斯的自由发展,而中国的父母则完全指望读书、考大学、找工作,然后稳定地过完一生。尽管同样有牺牲,但是结果是截然不同的。用工方面,乔布斯可以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老板甚至还赞助他旅行的费用,可以在公司完全不注重仪表形象,老板却赞赏有加,在中国,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是难以想象的。这些都决定了生活在不同土地上的人们的生活方式不同、价值观不同,更重要的是结果也完全不同,孰优孰劣,一经对比,则自叹弗如。

所以我和乔布斯去比较,我一来没有机遇,二来也完全没有闯劲,社会工作上的失败和父母的逼迫让我喘不过气来。我相信中国并非我一人这样,而是许许多多的人。他们有乔布斯的能力甚至远在于他之上,但他们感受不到希望,他们万分地迷惘。他们感觉通过自己的努力是无法改变命运的,他们感受到了命运的不公,然而他们却毫无办法。90年代生人最大的特点是希望得到心理上的认同、满足,即活得有价值,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成长环境所决定的。然而,当我们走上社会的时候,我们却发现这个社会并不会让我们变得有价值,相反,会压榨我们的价值,让我们渐行渐远。100多年过去了,中国也许并没有什么不同,1890后们也如今天的90后一样得迷惘和悲愤,只不过那个时候的中国更加得贫病交加,更加得动荡不安。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美国的乔布斯能成为乔布斯,中国的乔布斯却是屌丝。为什么中国出不了乔布斯,大概就是这个原因了。多给年轻人一些宽容,多给年轻人一些机会,但最重要的是,多让年轻人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