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Comment

货拉拉跳车案宣判后,我的心情已经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货拉拉跳车事件今日宣判,司机周阳春被认定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虽然看起来司机不用坐牢,但是从此有了案底,其家人要被连坐,几代人无法通过政审。在中国,连送外卖都要经过无犯罪记录审查方可注册外卖员账号,等于该司机从此连外卖都送不得。司机在看守所又呆了半年,其损失当然也不用赔偿,因为他被判有罪。

可是问题的重点在于,司机到底犯了什么罪?

Continue reading “货拉拉跳车案宣判后,我的心情已经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Posted in Comment, Software

聊聊前苏联国家的杀毒软件们,以及中国软件产业的问题

最近忽然又对杀毒软件起了兴趣,于是在市场上寻找合适的杀毒软件。查了一些知名品牌,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前苏联国家盛产杀毒软件,而且大多是国际知名品牌。

Continue reading “聊聊前苏联国家的杀毒软件们,以及中国软件产业的问题”
Posted in Comment, Math

美国的数学考试允许使用计算器的真正原因

当我还在上初中的时候,要说有什么最喜欢玩的东西,那便是计算器。

那时我们流行用国产的自然手写计算器,不过其实功能是很弱的,远远比不上卡西欧的手写计算器。最典型的是国产的计算器表示分数只能用“a/b”的横行形式,但是卡西欧则能使用竖行形式。值得玩味的是,当时国产的计算器卖12元,而卡西欧卖120元;十年后,国产的计算器功能还是那么简陋,但是外壳做工提升了一下,便卖到30元,而卡西欧则降价到56元。

那时候每天把玩、研究计算器比打游戏还兴奋,我甚至自己不知道怎么就开发出了一种类似于倒计时的玩法,通过输入一串提前预设好的数据,然后一直按着方向键向下,就能在屏幕上连续出现10、9、8……的倒计时,而且时间正好间隔正好是1秒钟。现在回想起来,这大概是我编过的第一个程序,虽然实际上并不是编程,但是在实现方法上却和用计算机编程有异曲同工之妙(每次刷新屏幕时展示同一个静态画面,如此重复,直到一秒钟后切换到下一个静态画面)。

Continue reading “美国的数学考试允许使用计算器的真正原因”
Posted in Comment

2008-2018:互联网创业的黄金时代

2008年到2018年,喧哗躁动的这十年,史称互联网创业的黄金时代。

乘着移动互联网的东风,各路好汉粉墨登场,各显神通。

到处都是以小博大的江湖传说。超低成本的投入,绝高的资本回报,还有比这更让人激动的吗?一个年收入一百万的公司,估值竟然能到上亿,着实疯狂。

之前的故事我们不必多说,经历过那十年的人都能说上几句,可谓妇孺皆知。而这些故事,从共享单车开始便变得不同。

共享单车扎堆产生的那一年,是最后的疯狂。

Continue reading “2008-2018:互联网创业的黄金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