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pression

为什么中国出不了乔布斯

去年完整地看完了五十多万字的中文版《乔布斯传》,惊奇地发现我竟与乔布斯有许许多多相似之处,后来看完费曼自传《别逗了,费曼先生》,更是充满了这种感觉。

我无意于去自我吹嘘可与乔布斯一争日月,世上也从来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但是自乔布斯逝世以来,中国一直有一个声音,那就是中国的乔布斯到底在哪里?中国又到底会不会出现乔布斯?

实际上,纵观乔布斯的一生,不可谓不是传奇。乔布斯尽管遭遇了被生父母遗弃的人伦悲剧,但是遇到了非常疼爱他的养父母,视如己出,乔布斯也非常感恩地认为他们才是他真正的父母。乔布斯的父亲教会他工匠的精神,他的母亲则温柔贤淑。他们为了乔布斯的生活非常努力,尽管他们本身并不算很富裕。后来他们供乔布斯上了昂贵的里德学院,而这完全是乔布斯固执地要求,可是他们还是给予了很大的支持。乔布斯后来回忆他早期的人生经历,他认为里德学院的经历是非常宝贵的。乔布斯养父母搬家到硅谷,也是为了给乔布斯更好的环境,而那时的硅谷正在发生人类史上的巨变:大信息时代由此开始。这本来已经是非常凑巧的事情了,可是更加凑巧的是,IT史上的传奇天才工程师沃兹·尼亚克和乔布斯是街坊邻居,当时正在惠普上班。于是两个传奇就见面了,苹果也随之诞生。可是这两位传奇组合,也是传奇中的传奇,一个只专注于技术上的创造而完全不会想着做生意赚钱,一个关注成品的美学并极力主张把产品拿出去卖,这两个人的相遇和组合真乃一个极小概率的事件。尽管后来二人分道扬镳,但是沃兹承认,没有乔布斯,就没有后来的他,更不会有苹果,乔布斯的理念是他完全不曾拥有的。应该来说,自苹果品牌创立伊始,乔布斯就走上了一条快速发展的绿色通道,顺风顺水。

那么可以说,如果乔布斯的早年无法成功创立苹果,他的人生可能就是一个打工族,而从苹果这个品牌的诞生来看,人生需要许许多多的机遇,然而机遇本身,也是时代和社会环境所造就的。乔布斯放荡不羁的性格,是美国包容自由的社会环境造成的。而90年代后的中国,可以说是自由的,但是也可以说是不自由的。乔布斯养父母的支持在中国父母上一样可以得到,但是理念却截然不同:乔布斯的父母注重乔布斯的自由发展,而中国的父母则完全指望读书、考大学、找工作,然后稳定地过完一生。尽管同样有牺牲,但是结果是截然不同的。用工方面,乔布斯可以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老板甚至还赞助他旅行的费用,可以在公司完全不注重仪表形象,老板却赞赏有加,在中国,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是难以想象的。这些都决定了生活在不同土地上的人们的生活方式不同、价值观不同,更重要的是结果也完全不同,孰优孰劣,一经对比,则自叹弗如。

所以我和乔布斯去比较,我一来没有机遇,二来也完全没有闯劲,社会工作上的失败和父母的逼迫让我喘不过气来。我相信中国并非我一人这样,而是许许多多的人。他们有乔布斯的能力甚至远在于他之上,但他们感受不到希望,他们万分地迷惘。他们感觉通过自己的努力是无法改变命运的,他们感受到了命运的不公,然而他们却毫无办法。90年代生人最大的特点是希望得到心理上的认同、满足,即活得有价值,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成长环境所决定的。然而,当我们走上社会的时候,我们却发现这个社会并不会让我们变得有价值,相反,会压榨我们的价值,让我们渐行渐远。100多年过去了,中国也许并没有什么不同,1890后们也如今天的90后一样得迷惘和悲愤,只不过那个时候的中国更加得贫病交加,更加得动荡不安。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美国的乔布斯能成为乔布斯,中国的乔布斯却是屌丝。为什么中国出不了乔布斯,大概就是这个原因了。多给年轻人一些宽容,多给年轻人一些机会,但最重要的是,多让年轻人讲话。

Impression · Teaching

偶读周鼎之白皮书有感

今日偶读四川大学周鼎老师的自白书,该文写于近3年前。我不知道周鼎老师现在在何处高就,希望他能安好。

教学是一种艺术,除了自己的姿势水平需要达到一定水平之外,还需要钻研和千锤百炼,需要殚精竭虑、苦思冥想,但是这种人往往是写不出来什么论文,也搞不出来什么理论的。听起来这很矛盾,但其实并不:教学的目的是激发学生并让他们突破自我,能做到这点就是成功的。也就是说,也许一个懂得曲艺的乐师自身无法达到一种演奏天籁的水准,但是他教授学生已绰绰有余,并且激发学生不断前行,不断突破自我。君子固穷,人都是有极限的,但是自身的极限并不是终点,终点在于能否引领别人突破极限。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自身”,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而我们今天的教育,看中的不是教学,不是学术,不是品格,更不是思想,而是科研成果。而成果本身,又有太多的沽名钓誉和欺上瞒下。这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然而,不是没有人看穿这个问题,相反,几乎人人都明白这个道理,但是我们都选择视而不见,置若罔闻。

科研本身,亦或者更精确地来讲工程学,它的起点是实用。当你发现一个问题,你想到去改进它,你搞出一个方案,虽然很粗糙,但是你的确解决了问题,然后你再慢慢地不断改进,最后发明了一个完整的、完善的解决方案。这就是工程的发展。科研也是如此。这绝不是整日呆在办公室中,为了搞出一个什么东西而搞出来的,这是始于实践,是来源于实践的。所以,我们退一步讲,即使我们以科研成果为导向去评判一个人,我们也要看待他的科研成果是否真实有效。而以这个为评判标准,我们的科研工作者就必须亲历亲为地去发现,去实践,而非坐井观天,坐而论道,亦或者坐享其成。

所以我们的教育,需要传达的、教授的是一种理念:发现问题,思考问题,解决问题,改善问题。如果我们的教育并不立足于此,而仅仅是重结果、重背书,那毫无疑问是失败的。因为这不是教育,从来都不是。

学习始于提问。无论是孔子还是苏格拉底,都是提问学习法的倡导者。可是今天,我们几乎失去了提问的能力,我们甚至再难以去问自己一些问题。我们也很少去质疑,更不会去公开表达我们的疑虑。这样不会进步,只会退步。问题绝无高低之分,只有先后之分。那么在这篇文章的最后,我想到的一个问题是:教育和成绩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我想到的答案是:成绩是高是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到底学会了什么;一个人是否成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究竟做了什么。

Impression

论知乎的言论管制

我在知乎一直以来是一个匿名玩家,知道我真实身份的人不超过两个,原因是我玩知乎,只是为了与大家交流意见罢了,不像某些大V为了赚钱,疯狂地忽悠、积累人气,然后一场Live分分钟多少万上下。

我注意到,最近一两个月来我被知乎疯狂地封杀。起因大概是我转入了“勃学”的范畴,批判知乎和知乎大V的骗钱行径。为什么我这么说?因为我在知乎这么长时间以来,发言风格都没怎么变化过,涉及的话题虽然略有扩大,但是总归还是那么几个方面。以前我的发言,除了偶尔被删除外,并无大碍,但是最近一两个月我的账号被频繁地封禁,如今已经是第二个7天了。这让我感到恼火。我想,肯定是因为我上了知乎的黑名单,要不然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受关照了呢?

我在知乎到现在,公开的数据(即不包括匿名回答以及被删除回答)有2000次赞同、500次感谢、1000次收藏、300位关注者,一年写字有十万之多。就是这样的一位用户,知乎却对我痛下杀手,这让我感到非常得失望。

我们的国家处于一个转型期间,年轻人却普遍对社会不满,因为他们感到绝望,他们看不到未来,找不到出路。知乎作为一个公众平台,一个中产阶级和大学生为用户主体的平台,应当肩负起传达社会声音的责任。

上一个七天被封禁期间,我几乎没有再踏入知乎一步。这一次,我可能也会这么做。离开了知乎,我不会活不下去,但我对当前的整个环境感到愤懑。

虽然有理由相信知乎也是出于无奈,但是它既然是执行者,也便逃脱不了责任。

Impression

Women Rights

Many people always say that women rights are human rights.

But in my opinion, women’s rights are the rights as humans.

So everything is just human rights, including men and women and others.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That’s all.

Stop arguments by genders. Start struggles by humans. That’s what we should do.